永邦帶著即將發行新專輯《狠討厭》的小師妹Wiiky胡瑋琪參加了前段時間上海車展的YAHOO專訪,來看看這一次的訪問內容吧。
 
主持人:各位雅虎的網友大家好,今天來到我們訪談間的是來自臺灣永邦和同樣來自臺灣小女超人的wiiky。
永邦: 大家好。
wiiky: 大家好。
主持人:不久前,你也來過我們北京訪談間,有一個多月了,這一個多月在忙一些什麽呢?
永邦:這一個月還在做我的專輯,這次送給大家我的一個《愛在離別時》的EP,這個是不賣的,現在也買不到的,送給你。
主持人:謝謝。我之前看過這個的宣傳,非常非常的好聽,感覺意境非常的優美,是一個沒有經歷過的人體會不來的。
永邦:是啊,我經常有這樣的感覺,像我這次從新加坡來到內地,又離開家裏來內地了,我爸爸說你要走了,那一刹那,那個感覺真的很難說,所以我只能用歌詞來表達了。但是我相信很多人也有愛在離別時的感覺。
主持人: 愛在離別時的是一個廣義,不簡單是一首情歌。
永邦:對,好象每個人都有吧,從小學生,然後到談戀愛,然後到大人,一直到老人,差不多要走的時候,都會有愛在離別時的感覺。
主持人:真的是蠻深刻的。wiiky之所以你被叫做“小女超人”,肯定不僅僅是因爲年紀小,我知道你能寫、會唱,而且會畫畫,當設計,當導演,拍MV,簡直就是全才了,不過我想這些本事肯定不是一天兩天練出來的,第一次被人叫超人是什麽時候?
wiiky:以前在臺灣不覺得像超人的感覺,因爲在臺灣,很多小孩子很多事情都是自己來,很多事情自己都要去鑽研,都要去追求。
主持人:你是在臺灣做得比較突出,然後到這裏發展,所以被叫做“超人”?
wiiky: 大概吧。這個是我的新專輯,新發行的,送給你。
主持人:謝謝。覺得很奇怪,你設計的這個魔王鬼娃的logo很可愛的,能不能給我們講講你的靈感來自哪呢?
wiiky:其實那個時候的創作,是因爲我常常耳朵會有幻聽的聲音,常常會做夢,好象有人在和我說話,朋友覺得我的情緒的起伏,很像一個女魔王的感覺,所以我就把它做成一個有耳朵伸很長的感覺,感覺到好象有一點生氣的表情,然後耳朵做的很長,可以聽到很遠的地方,感覺是這樣的。
主持人:可是我看到這個小孩子,雖然很生氣的樣子,但是我覺得他還是很乖的,爲什麽會設計成這樣的
wiiky:因爲其實我在不生氣的狀態下,也蠻乖的,可能我的外表,造型很奇怪啊,畫出來的東西很憤怒,但是其實內心是很單純的,所以做個矛盾的結合。
主持人: 也可以說是畫了靈魂深處的自己?
wiiky:嗯,就是很單純內心,用很誇張的來做包裝,把自己武裝起來,不用害怕外界。
主持人:你說到很單純的內心,我記得你曾經說過,自己要做《皇帝的新裝》裏面的不說謊的小孩。對吧?
wiiky: 對。
主持人: 是怎麽想的?
wiiky:也不是不說謊,因爲現在的這個社會,就是說謊太簡單了,很不小心就要去說一個謊言,會不好意思啊,愛面子啊,可是每個人的內心,其實都是很單純的,也都是很坦白的,可是很多話,在很多場合我們是不能說的,對吧?那我只是覺得有的時候我們是沒有惡意的話,那我覺得坦白,對於自己、對於大家、對於整個社會都是很真實的東西,而且是很有力量的,然後我希望我自己可以成長,可以很真實,又很有力量。
主持人: 就是簡單的真誠的力量。
wiiky: 嗯。
主持人: 你也在用自己單純的歌聲表達出來?
wiiky: 對。
主持人:我們知道wiiky被稱爲“小女超人”。我們也知道永邦是非常有實力的歌手,你唱過那麽多歌,哪一首是自己最滿意的?
永邦:說滿意的話,應該每一首都滿意的,其實也可以講沒有一首滿意的,都會覺得下一首會更好,創作人很矛盾的,寫完這首歌覺得很好聽,讓所有朋友來聽,全部人都說好聽的時候,你又覺得不好聽了。
主持人:可能是因爲自己不容易被滿足,對於自己也是很苛刻的。說到苛刻我想起一件事情,包括你的製作人對你,對自己的苛刻程度都難以接受,是這樣嗎?
永邦:我也不知道,可能對於歌的話,還好吧,我比較喜歡寫歌吧。
主持人:上次到北京訪談間的時候,不知道你還記得不記得說,你嗓子有一點沙啞,只能唱一兩句,那今天呢?
永邦: 今天也是沙啞,可是可以唱一兩句。
主持人: 應該可以唱四五句的!
永邦: 能唱當然好。
主持人: 今天肯定逃不掉的,你的聲音很特別的,很好的。
永邦: 我還是沙啞的聲音啊。
主持人: 你們兩個誰先唱,永邦先來唱吧。
永邦: 好,唱兩句。
主持人:太好了,謝謝了。永邦真的是實力派的歌手,拿到這個歌詞的時候,感覺還有一點羞澀,但是一唱起來,立刻進入狀態了。
主持人: 那麽現在該wiiky了。
wiiky: 好,我也來唱一首,和專輯同名的主打歌叫《狠討厭》。
主持人:謝謝。這個聲音是一點都沒有經過修飾的嘛,自己也沒有練過,就是這樣唱出來了,感覺有一點電聲似的。
wiiky:因爲我常常說話會有唐老鴨的聲音,這首歌就是從這個聲音裏面去轉換的,用這樣的聲音去唱一首歌。
主持人:我們也知道你是創作型的歌手,新專輯裏面的歌哪些是自己寫的?
wiiky: 全部。
主持人: 《蛋糕城堡》也是這個專輯裏面的,能不能也來兩句。
wiiky: 這首歌有一點難啊,那也唱一兩段吧。
永邦: 聽著好象蠻好聽的。
主持人: 副歌部分也唱一下吧。
wiiky: 好,可以。
主持人:謝謝。剛才wiiky唱歌的時候,我注意到永邦,你重復了一個動作很多次,是什麽意思?
永邦:是看下面的人都在幹嗎。我看到wiiky唱歌的時候,下面的表情還蠻開心的。
主持人: 我們下面的大螢幕有立刻在播的。
主持人: 感覺真的很棒。
wiiky: 謝謝。
主持人: 我相信你對wiiky新專輯的歌都有聽過。
永邦: 大部分都有聽過。
主持人: 你覺得哪一首歌最好?
永邦:我覺得《蛋糕城堡》吧,她的聲音很像小孩子,應該有兩種效應,一種就是會有一些人感覺到很舒服的感覺,另外一種就是好象是小孩子在唱歌。
主持人:其實我覺得所有的宣傳也好,包括你說《蛋糕城堡》的聲音是童聲唱腔,其實我感覺倒不光是童聲唱腔,我感覺很嘹亮的,能夠穿透出去的感覺。
永邦: 你現在這樣講,我也有一種這樣的感覺。
永邦: 開始的時候你有說過唱歌嘛,你也唱兩句吧。
主持人: 你沒有證據的,你沒有把證據固定下來。
主持人: 我不大會唱歌,但是很會提問題。
主持人:下一個問題呢,就是說永邦你是名副其實的創作歌手,我們也知道wiiky也在往創作歌手路上發展,也有人覺得創作歌手是只會唱歌的實力歌手,你怎麽看?
永邦:創作型歌手只多了一個會創作吧,實力派歌手只是少寫歌,但是是一樣的,沒有誰比較厲害。
主持人: 寫歌的同時能夠對更清楚表達歌詞的意思,更有幫助?
永邦:寫歌的時候會,因爲你會親身體驗到一些事情,能夠讓你非常快的陷入一些所謂的意境,像我看《門徒》我就整個人會很黑暗的感覺,我的朋友會問我說發生什麽事情,我說看了這個會感覺很抑鬱,很容易陷入這個感覺裏面,但是大概幾天就沒有事了,創作本身就是一個沒有界定的東西,其實對於你來講,黑可能是好的,可能對於他來講,黑他不喜歡,所以我覺得我今天會創作,未必是比會唱歌的人厲害,可能會創作對於他們來說,是很簡單的事情,或者是一個不重要的,因爲他們都把他們的實力放在唱上面,所以我覺得創作型和實力派沒有很大的差別。
主持人:剛才聽你說到創作的過程啊,就有一種感覺,你是不是那種特別容易被感染的人,特別容易被周圍的氣氛感染的人?
永邦: 非常容易。我看到一些事物,看到那些朋友在拍手,就感覺很開心,就會很容易被人家感染,比如聽到一個故事就會被感染。
主持人:你寫歌裏面是更多是自己的親身經歷,還是被一些氛圍感染了,是寫人家的事情,是自己有感同身受,但是是寫人家的事情。
永邦:也會感同身受吧,很多是朋友發生的事情,當然有一些是我自己的故事了,我以前寫了一首歌叫做《威尼斯的淚》。
主持人: 很好聽的一首歌。能不能給大家唱一兩句。
永邦: 好的。
主持人:謝謝。唱得很好啊。永邦寫歌很多,唱歌也很多,MV拍嗎?
永邦: MV拍很少。
主持人: 爲什麽?
永邦:剛開始和唱片公司聊的時候,是說我可不可以不要出現,他說可以,就試了第一張專輯,第一張發了以後,他們就說要出現一點點,到現在沒有辦法了,他們說一定要出現了,現在就要一直出現,還要拍MV啊什麽的,我就說儘量吧。
主持人: 會不喜歡嗎?
永邦:現在比較不會不喜歡了,因爲現在比較喜歡攝影了,喜歡鏡頭的一些東西。
主持人:這麽短的時間,我感覺永邦多少還是有一點羞澀,可能不喜歡拍MV和這個也有關係吧。
永邦:會的,我在很多人面前會比較害羞,我以前第一張專輯發行以後,我朋友說你歌很好聽,我感覺還蠻不好意思了,他們卡拉OK唱歌的時候,唱到一半,還沒有輪到我的歌的時候我就溜掉了。
主持人: 你也蠻不容易的,不好意思還出來拍MV。
永邦: MV還好,就是在很多親朋好友面前唱歌,感覺比較尷尬。
主持人: 那是爲什麽呢?這應該是最放鬆的狀態啊。
永邦:不知道,比如我媽媽介紹這個是我兒子的時候,我就開始跑掉了。
主持人: 在臺上會不好意思嗎?
永邦:臺上不會,唱歌的時候就不會不好意思了,一唱歌就忘記很多事情,也不會害怕,就是專心唱歌了。
主持人: 這次回大陸來,有沒有感覺大陸有什麽變化呢?
永邦:我覺得整個娛樂圈起了很大的變化,就是只有更好了,看到媒體的人現在很親切,然後大部分的人都對我很好。
主持人: 以前是不親切的嗎?
永邦: 我沒有說。
主持人: 但是你也沒有不說。
永邦:以前也是很親切,可能我以前的時間太趕了,以前沒有時間在內地,一下飛機,上通告,上完通告,就被拉走了,一直飛來飛去。
主持人:可能不是媒體的人不親切,而是你沒有時間來感受這個親切。
永邦:我現在在上海租了一個房子,現在可以有很多時間在內地了。
主持人: 可以有充分的時間感受內地了。
永邦: 對,也交了很多朋友。
主持人:你把中國風放在新專輯,也會把方言結合進去,有沒有在上海學什麽方言?
永邦:方言我上次有個朋友教我一點點:搖啊搖啊搖到外婆橋,這個是他們教我的一個上海話,我一直記著這個東西。
主持人: 聽起來蠻像上海話,味道是對的。
永邦: 希望是對的。
主持人: wiiky你來上海多久了?
wiiky: 我去年12月份來這裏的。
主持人:你這幾個月,在上海我知道有很多演出,因爲我在網上也看到有網友寫:叫上、帶上親愛的人,聽wiiky唱歌去。可能有親愛的朋友,親愛的媽媽,一起聽wiiky唱歌,你給上海觀衆留下這麽深刻的印象,那上海人給你留下什麽印象?
wiiky: 上海人我覺得是蠻繁忙的生活的感覺。
主持人: 比臺灣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更繁忙嗎?
wiiky: 感覺上,可能因爲說話比較快吧。
主持人:可能因爲你要發新專輯啊,整個生活、工作氛圍是很快節奏的。
wiiky: 哦,可能平常沒有這麽快節奏。
主持人: 你整個這個專輯是什麽時候做好的?
wiiky:我其實五年前就做好了,來上海之前做了最後的確定,才帶來上海的,每一首歌我大概都錄了十多種版本吧,所以印象非常不好,因爲來冗長的時間,覺得有一點煎熬。
主持人: 但是最後一定大賣,一定會紅起來了。
wiiky: 真的嗎?謝謝。
主持人: 那麽大陸的歌手你喜歡誰?
wiiky:很多啊,我喜歡謝娜,我剛來的時候,每天都唱她的歌《鳳梨菠蘿蜜》。
wiiky: 我覺得她的MV和歌都很可愛的。
主持人: 是,是很可愛的。
wiiky:女歌手我還喜歡丁薇,北京歌手。男歌手我喜歡汪峰,因爲我喜歡他一首歌是《晚安北京》,我非常喜歡這首歌。
主持人: 永邦的歌你喜歡不喜歡?
wiiky: 我很喜歡《威尼斯的淚》
主持人: 是真心話嗎?還是被剛才威脅到的?
wiiky:《威尼斯的淚》我真的很喜歡,其實我平時很少聽國語歌,大部分都是歐美歌,但是國語歌的話,我就喜歡很琅琅上口的歌,他的歌就是琅琅上口的。
永邦:謝謝,我覺得還好啦,其實我的歌主要是容易唱的,可能和一般的人很貼近,因爲我記得有一些首歌《你是我最深愛的人》,我的朋友結婚的時候讓我唱這首歌,分手的時候也會也會唱這首歌。
主持人: 是因爲歌詞的原因嗎?
永邦: 恩,可能是吧。
主持人: 新歌在這裏可不可以稍微透露一點。
永邦:新歌就是非常簡單的,就是新歌,曲風和以前比較不一樣的,因爲認識了一些好朋友,他們非常內行的,做導演的部分,視覺的部分,所以想和這些朋友玩一些比較特別的,所以溝通看畫面怎麽弄,然後再把音樂弄出來,就是把它顛倒過來。
主持人:曹格一直稱你爲一輩子的良師益友,那wiiky你會怎麽稱呼永邦呢?良師益友還是怎麽樣?
wiiky:現在大部分的情況是我的朋友,以後參與制作的時候,就是老師了。
永邦:曹格是一個很好的歌手,我當時是在馬來西亞遇見他的,他也是很想唱歌的,我當時幫他做了一首歌,後來他就出來了,他現在自己創作越來越多的歌,也很有自己的特色,不管是叫老師,還是叫朋友也好,隨便了。
主持人: 不管是老師還是朋友,都表達了他非常真摯的感覺。
永邦: 是的,我也不知道怎麽講。
主持人: 會不會也很感動?
永邦: 是,希望也多聽曹格的歌。
主持人: wiiky我曾經聽到你在演唱會上唱《蛋糕城堡》,突然拿出一個大喇叭,這個造型非常符合你的宣言:大聲喊出你喜歡和不喜歡的。這個是不是符合你個人的性格?
wiiky:是的。但是這個宣言不大適合上班族,因爲我曾經在臺灣也做過上班族,我發現我按照這樣的宣言做,老闆還是不喜歡。但是我還是把我自己喜歡和不喜歡的事情喊出來,我總相信有一個很好的老闆,會聽取這個建議。
主持人:其實時間長了,只要出發點是好的,不管說的話好聽還是不好聽,但是也是爲對方好。
wiiky: 對,但是也不能太過分了,不能太難聽。
主持人:剛才說你在臺灣的時候也做過白領,我知道你也做過另類三明治店的老闆娘,爲什麽叫另類三明治店呢?
wiiky:對,我自己開的,只是說我三明治裏面的東西和一般的平常的不一樣。
主持人: 是能吃的嗎?
wiiky:是,能吃的,只是說和一般吃的三明治的不大一樣。有一個開放的蔬菜大餐,所有的蔬菜都是新鮮的,還有一些新鮮的火腿,可以讓你選擇,我把它變成一層一層的三明治,裏面有土豆泥,然後加一些新鮮的蔬菜,還有特製的醬料,淋在肉上,我曾經做過很高的,是四層三明治,就是吐司夾起來的,中間切開一半,很多很多種顔色看起來很美味。
主持人:其實你這個另類三明治不是說放的東西另類,而是說擺設比較另類。
wiiky:時間也不一樣,我是開在早晨,我發現上海這邊沒有早上吃吐司的習慣,就是吐司裏面加火腿加蛋,在臺灣我們小孩子都是吃這種東西的,但是因爲裏面的火腿不大新鮮的,都是冷凍的,不是很營養的,我們覺得營養的概念是要放很多新鮮的蔬菜,所以早餐吃進去的感覺是特別的豐盛。
主持人:你有這麽多其他工作的經驗,你覺得對於你演藝生涯,是有幫助的嗎?
wiiky:有啊,我覺得一定是有的,會比較能夠理解這個環境,或者這個工作有的時候帶來的一些情緒和一些工作上的應對,比較能夠瞭解。
主持人: 就是有很多歌是在寫自己親身經歷?
wiiky: 對的。
主持人: 你最喜歡的歌曲是什麽?
wiiky:自己專輯啊,沒有啦。其實我最喜歡是歐洲的,比較悲傷的歌曲。
主持人:我突然感覺到,wiiky剛才唱的歌,雖然節奏很明快,很活潑,但是確實有一種藏在裏面淡淡的憂傷,說不清楚。
wiiky: 比較生動吧。
主持人:好,剛才我們聊了關於很多工作的事情,那現在有沒有比較成形的把中國風引進來的一個做法?
永邦: 現在很多樂器都用過了,就在考慮哪些是比較新鮮的。
主持人: 主要是從樂器上考慮?
永邦: 對。
主持人: 有沒有從歌詞方面考慮?
永邦: 歌詞也一定會的。曲的話,還是用中國古典的樂器來做。
主持人: 是不是可以試著到比較偏遠的民族的地方去發掘一下。
永邦: 有這樣想過,想拿西藏的樂器來玩。
主持人: 比如去雲南啊,大涼山啊這些。
永邦: 應該會考慮西藏那邊。
主持人: 那應該民族的味道更重一點。
永邦:對,因爲它還有很多東西沒有被大家很普遍化去聽的,可能在那邊會找到一些不錯的元素吧。
主持人: 現在已經流行出來的中國風,你最喜歡哪一首?
永邦:我喜歡《東風破》,我朋友是編曲的,他喜歡聽這個歌,那個時候聽的時候節奏比較快,後來把節奏變慢了,就變成現在的《東風破》了。
主持人: 就等於《東風破》在沒有正式成型之前你就聽過了。
永邦: 對。
主持人: 當時有沒有預測到會紅?
永邦:有啦,我現在做中國風的話,大部分沒有太厲害的部分,因爲沒有想出來的,因爲周傑倫是想出來的,用這個樂器和這個音樂,這個是厲害的部分,我們現在用一個玩的樂器和HIPOP的東西,這個是做出來的。
主持人: 沒有完全的創新。
永邦: 對,所以他想出來是比較厲害的。
主持人:剛才提到華人的音樂還有西方的音樂,我知道你對中外的音樂都是比較瞭解的,你覺得現在中國大陸和國外相比,有什麽不同嗎?或者有什麽好的地方和不好的地方嗎?或者整體氛圍啊有什麽看法?
永邦:我覺得現在很多國內的新人出現了,這些新人也面臨很大的壓力,因爲一直有選秀,甚至不止一個選秀,我也見過一些從選秀出來的朋友。
主持人: 靠選秀成名的朋友?
永邦:對。但他們很怕一年出來以後,明年又是別人了,可能今年他選秀出來了,還不錯,可是明年就有另外一個人替代了,就是我覺得這個是一種很大的壓力,外國的藝人是生命線很長的,20、30年,像瑪麗亞凱瑞都唱那麽多年了,我覺得不一樣就是這裏,外國會把藝人的生命線延長,而這個正是內地的藝人所擔心的。
永邦:我還認識蠻多的朋友,每次來內地,都會把他們的歌曲給我聽,我就感覺他們的壓力很大。
主持人: 作爲一個已經成名的歌手,你對他們有什麽建議嗎?
永邦:對於他們來說,一個是堅持,第二個是不要害怕明年出現什麽新人,你就是你,誰也沒有辦法代替,你是今年的冠軍,還是今年的二十大,你就是今年的二十大,沒有人會成爲今年的二十大,你得到了以後,你就要堅持這一份曾經那麽多人支援你的感動。
主持人: 真的是很好的建議。
永邦: 對,不要有太大的建議。
主持人:有一個網友留言說,一定要問一個問題,就是說永邦和wiiky,都是非常好的聲音,但是似乎是來自不同的時代,但是你們爲什麽會一起出現呢?
永邦: 車展嘛,一起來看車嘛,然後我就陪她來這邊做訪問。
主持人: 你們會不會同台演出?
wiiky: 他是師兄啊。
永邦: 就是儘量啊,只要有人邀請的話,就會。
主持人: wiiky覺得你們的聲音這麽不同,合作起來會不會有問題?
wiiky: 還沒有想過。
永邦: 無非是《蛋糕城堡》和《威尼斯的淚》結合。
wiiky: 那會很鹹啊。
主持人: wiiky這麽多才多藝,有沒有打算一直在歌壇發展,或者有沒有想往影視方面發展?
wiiky:沒有想太多,但是有機會的話,多往其他的觸角還是不錯的。
主持人: 目前只是想踏踏實實走好每一步?
wiiky: 對。
主持人: 想太遠了可能給自己太大壓力?
wiiky: 而且想太遠也不一定有機會。
主持人: 永邦呢?有沒有想過?
永邦: 有想過,公司有在安排。
主持人: 其實現在已經在安排了?
永邦:對,公司已經有安排了。因爲我本身很多很多的部分,都不足,就是在演藝方面的,在唱歌方面的,還是有很多進步空間的,所以我覺得要通過這段時間來提升自己。
主持人: 要走不同的路線,全方位提高自己的綜合實力?
永邦:對,要把它當一個事業來做,心態也不能太壓抑,要很努力做事情,要保持這個心態去做事情。
主持人:其實我覺得你現在的心態就非常非常好了,一步一步很扎實的。
永邦:我覺得現在也只能這麽想,因爲你知道這個圈子的替代的速度很快的。
主持人: 永邦這次來多久了?
永邦:這次來最久了,以前都是三五天,現在也住在這邊了,也在這裏租房子了,也開始做一些音樂的事業,希望能夠盡一份力量做一些幕後的工作。
主持人: 在下定決心之前,最大的顧慮是什麽?
永邦:最大的顧慮就是怕這邊的適應能力,因爲新加坡長年累月都是三十度,突然下飛機就是零下十七度。
主持人: 上海還好啊。
永邦:我上次去長春,零下17度,可是那邊的人熱情,讓我覺得這個地方是很好的,而且我蠻適應那裏的。
主持人:就是看到歌迷的熱情,也會讓你覺得下定決心來這邊,是會有回報的。
永邦: 對。
主持人: 我也替那些歌迷謝謝你。
永邦: 我也謝謝他們。
主持人:有一個網友說,wiiky做了這麽多的事情,爲什麽最後還是選擇了演藝圈?
wiiky:不是最後選擇,應該說做這麽多事情,都是爲了進演藝圈,因爲我覺得這個圈子是非常專業,和非常的困難,再加上如果我自己想成爲創作型歌手,需要非常多的努力和經驗,我也不想突然之間然後變成怎麽怎麽樣的那種感覺,我想要一步一步去感受,我覺得這個東西比較有扎實的感覺,有一天你到這個位置的時候,你會很高興的說,這個是我的,我喜歡的感覺。
wiiky:我做很多事情,可能藝人需要這樣,可能藝人需要那樣,我爲了瞭解藝人到底是怎麽樣的,我還跑去做藝人的保姆,我深刻感覺到藝人也是人啊,和一般人一樣。
永邦: 這麽厲害,真的很瘋狂啊。
主持人: 真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情況。
wiiky:我一直覺得藝人不是很長久的職業,他很容易被替換,有一天你被替換的時候,你不知道要幹嗎,所以我當時就想要找一個副業,而且這個副業也可以用藝人這個知名度去相輔相成的,想太多了。
主持人: 通過和你們聊天,我感覺你們的思想都是蠻深刻的。
wiiky: 不敢不敢。
主持人: 而且非常希望你們專輯大賣?
wiiky: 多謝。
主持人:你們今天都是沖著車展來的,但是我們到現在沒有提到車。永邦有沒有看到喜歡的車?
永邦:有看到一個銀色的跑車,非常的漂亮,他沒有鎖匙洞的,好漂亮好漂亮,感覺這個速度是非常的快。
主持人: 永邦第一次開車是什麽時候啊?
永邦: 第一次開車是十多歲。
主持人: 那個時候就享受這種速度的感覺嗎?
永邦: 對,那個時候有一部電影叫《極速》就感覺很威風啊。
主持人: wiiky呢?
wiiky:我也是大概20歲的時候才開車的,第一次借朋友的車開開,體驗那個感覺,我感覺開車很厲害,很帥,朋友在旁邊教我,第一次開車我不會停車和轉彎,差點把朋友和我一起開到海裏面去了,非常可怕,後來他就不敢把車借給我了。
主持人: 現在還喜歡這種駕駛感嗎?
wiiky:有機會的話,我希望自己有機會開車,因爲很多意外讓我沒有辦法開車,我覺得開車是一種享受,其實現在很多車子非常好,可以聽非常好的音樂,而且車子裏面的氛圍非常好,感覺就是一個小世界,而且想哭的時候,就可以在車裏哭,不會被打擾,很徹底的感受,我蠻享受一邊開車,一邊聽音樂,一邊想事情的感覺。
主持人:好,一個多小時的聊天,大家聊得很愉快,所以很快過去了,節目最後,希望wiiky和永邦,和我們的網友說幾句話。
永邦:大家好,我是永邦,我又回來了,我希望很快的和大家見面,然後祝大家身體健康。
wiiky:大家好,我是wiiky,我的專輯在這個月已經發行了,希望大家如果喜歡我的專輯或者對我有任何批評和指教,希望大家給我留言,我會很開心看到你的留言,也希望你們會喜歡我,以後的日子,我們會經常見面。
wiiky: 謝謝。
主持人: 好,我們也替網友,祝你們的專輯大賣。
wiiky: 謝謝。
永邦:謝謝。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yuyongb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